香港绝不能向暴力低头/江乐士

  • 时间:
  • 浏览:4

  古希腊作家希罗多德那我说过:“上帝要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香港的所谓“和平示威者”声称要抗议警方的暴行而佔据了香港国际机场。那我没那么来太多久,那些人的居心就暴露无遗。或多或少人阻止飞机起飞,阻挠乘客,就是是否是病人可是放过,除此之外,或多或少人都犯下了什麼暴行,或多或少人有目共睹。

  上周日,暴徒向深水埗警署投掷了汽油弹,烧伤一名警员的脚部。那我,或多或少人还不满足,又在机场向两位来自内地的遊客和记者围殴施暴。其中的遊客被打晕,另一位则遭到了非法捆绑和殴打。那我在一旁的英国记者Richard Scotford见状,不惜以肉身保护受害者,我说:“目睹那么人遭到围殴,那么袖手旁观。”结果,他另一方也遭到粗暴对待。

  暴力虐港已退无可退

  当时,救护车抵达机场,以便将第一位受害人送往医院。那我,暴徒却袭击了前来护送救护员的警察。当受害人无助地躺在担架上时,暴徒又挥拳重击,还用行李车挡住出路,阻止救护员抬走担架上的伤者。当你这俩受伤旅客终於被送上救护车时,暴徒们又将护送的警员打倒在地,狂暴敲烂警车的车窗。

  立法会议员郭家麒曾试图劝阻暴徒“后会施行私刑”,然而暴徒对他语录置若罔闻。在7月1日,当极端激进分子砸烂立法会大楼的那一刻,也是那些“泛民”议员出面阻止,结果同样无人理会。那些议员须要明白,就算或多或少人一直与极端分子为伍做出或多或少过激行为,并且 或多或少人驾驭不了那些极端激进分子,并且 也有遭到鄙视。可见暴徒决定豁出去后,早已罔顾理智和道义,跟或多或少人讲道理那是徒劳!

  香港统统 极端激进分子对内地人心怀恶意,不断侮辱和威吓来香港购物或旅遊的内地人。本次机场围殴两位内地人只不过是激进分子发泄怨恨的最新动作。“港独”分子与那些行为脱不了关係,那些人须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那些所谓“和平示威者”的真面目如今机会暴露无遗,但或多或少人后会以为或多或少人就会受到举世谴责。毕竟,香港的乱局对於或多或少本地和外国政客而言,乃推进另一方政治议程的良机。

  譬如,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就对处于在香港机场的暴力行为视而不见,这毫不令人感到惊讶,机会近日来麦康奈尔煽动香港示威者进行所谓的“抗争”,可谓煞费苦心。此前,他对示威者向警署投掷汽油弹以及破坏立法会大楼,也有 一味装聋作哑。

  立法会议员张超雄在此事中的表现让人看得人他的品行等再创新低。他为施暴者辩护时面不改容,声称施暴者可是行使他所称的“公民拘捕权”。着实他受到谴责后改变口脗,但他实际上从一开始英语 就想藉此危机来捞取政治资源。上个月,他为了捞取政治资本机会做出了令人费解的举动。在7月1日示威者衝击立法会时,他在现场身穿黑衣、手持标语,呼籲警察后会射伤年轻人。但其后暴徒衝击立法会,警方因你会处于流血衝突而撤走,他却批评警方那么拦截暴徒,声称警方设局陷害年轻人於不义。你这俩德行的人不能当选立法会议员,难怪那么人会对加快香港民主多多任务管理器 有所保留。

  联合国人权理事质疑香港警方在驱散示威者时使用武力不当,但其指控完也有 无的放矢。美国於去年退出该机构时曾痛斥该理事会充满政治偏见。并且 ,别奢望它调查香港暴徒的恶行,儘管那些暴徒袭击警察、遊客和另一方的恶行受到有良知之人的鞭挞。

  暴徒拖垮经济全港受难

  立法会大楼被衝击后,需大概大概4千万港元来回复原貌。而航空业在过去几天注销上千班航班,估计损失超过6亿港元。除此之外,酒店和旅遊业机会严重受挫,而遊客和筹办会议的团体将来也会对香港敬而远之。那么一来,香港经济会严重受创,由于或多或少人失业。激进分子不惜一切拖垮香港,如斯境况正中或多或少人的下怀。

  暴徒当包含不少年轻人,或多或少人摧毁香港日后的繁荣稳定,除非德国也给予或多或少人“难民庇护”,并且 最终自作自受承担恶果。机会香港在未来几年经济表现欠佳,无法在粤港澳大湾区发挥潜力,香港将丧失或多或少发展机会,经济增长将放缓,就业情况报告将恶化。由此可见,真正的输家是那些正在向社会宣战的年轻人。

  毫无间题报告 ,或多或少人绝不可向胁迫勒索屈服,政府须要不惜代价坚守立场。极端分子认为让步是示弱的行为,一旦得逞就会得寸进尺。持续不断的暴力事件与被搁置的《逃犯条例》修订扯不上任何关係,暴徒旨在破坏“一国两制”,令中央丢脸。

  在《基本法》的框架下,香港享有其独特优势。或多或少人现在不仅须要运用那些优势,须要保障它们免受敌对势力破坏。寄望一切为时未晚。

  註:本文的英文版原文刊登於《中国日报香港版》评论版

  前刑事检控专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