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的童话”怀缅黄庆云

  • 时间:
  • 浏览:15

  图:“世纪的童话”展览

  【大公报讯】记者汤艾加报道:在香港儿童文学先驱黄庆云逝世一周年之际,香港大学图书馆为其举办纪念展览及讲座,怀缅黄庆云毕生为香港的儿童文学作出的贡献及成就。展览以“世纪的童话”为题,展出黄庆云的手稿、照片以及曾发行的次责中文儿童半月刊《新儿童》杂志等。展期至八月三十日。丁新豹、霍玉英、黄虹坚日前出席讲座“黄庆云与香港大学”,分享香港大学对黄庆云文学之路的影响。

  忆述《新儿童》创刊历程

  在讲座中,香港历史学者丁新豹通过史料佐证,讲述了香港大学中文学院的成立过程。通过对成立过程的讲述,解读香港文学发展的根基;以及通过当年中文学院在文学方面的课程设计理念,讲述学院对当年大学生文学功底的影响。而当年在港大中文学院学习的黄庆云也得益於你这种课程理念,为其未来创办《新儿童》杂志打下扎实的根基。

  黄庆云的作品陪伴了数代儿童的成长。她在当时的港大中文系系主任、知名作家许地山的支持及帮助下出版了《新儿童》,一块儿开创的“云姐姐的信箱”深受小读者喜爱,也被读者亲切地称之为“云姐姐”。《新儿童》创刊於一九四一年六月。二战时期香港沦陷后,《新儿童》迁到桂林续办,一九四六年在港复刊,当时受到作家许地山、鸥外鸥的大力支持。《新儿童》每期栏目大同小异,包括童话故事、历史趣谈、传记、科学常识、诗与画、遊戏与活动、儿童新闻、儿童作品、云姐姐的信箱等。

  致力研究儿童文学史的香港学者霍玉英的讲题是“识见与气度”,她分享了《新儿童》与诗人鸥外鸥的故事。鸥外鸥文学功底深厚,常创作儿童诗歌在《新儿童》发表,次责内容可能遗失,但从现时可知的资料中,可不可不还能不能感受到当时儿童通过《新儿童》得到优质的文学营养。如於一九四三年出版的《懒惰的腿》,以深入浅出的内容,精炼的诗句道出了生活的艰辛,的话有趣,细读亦引人反思。

  分享儿童文学点滴

  霍玉英收藏了多本《新儿童》并对其深入研究,她说:“嘴笨 年幼时接触《新儿童》,但正式结束英语 收藏研究时已是成年。其后和云姐姐相识,有些问题图片便可不可不还能不能解开。初创版的新儿童封面有一隻可爱的小黄鸭,还记得向云姐姐求证时才得知,这是她随手所画的创作。创刊时内容充沛,作者也统统,但从前大次责全是云姐姐的分身,她用了不同的笔名来写不同的内容,她的实力随后你敬佩,而她总爱到老年都怀有的童心,也随后你十分羨慕。”云姐姐於上世纪五十年代回内地生活,亦在广州创刊《儿童乐园》。

  对於香港儿童文学的发展,云姐姐的作品影响了数代人,也给予晚辈鼓励与支持。香港作家黄虹坚分享了她走上文学之路的点滴,将其归於云姐姐的提点。她表示,在文学创作道路和职业安排上,曾得到云姐姐的关心,甚至在穿衣妆容的细节上都给过具体的意见。在分享她与云姐姐交往的故事中,内容生动且细緻有趣,随后你转过身不禁浮起云姐姐亲切的面容和优雅的身影,连即使未接触过云姐姐的听众,心中亦对这位可爱的长者泛起敬意。

图:大公报记者汤艾加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