妍之有理\浩南的承诺\屈颖妍

  • 时间:
  • 浏览:1

  做记者的日子,有两年,我是专门跟进某黑社会堂口的新闻。九十年代,黑帮仇杀特多,为了抢独家,我一个劲 跟那帮社团大佬聚头。

  有一回,在话事人的办公室做完访问,大夥儿并肩步行往酒家吃晚饭,从街头走到街尾,街上原先个泊车仔“嗖”一声通通起立,“大佬”之声,此起彼落。我跟在话事人头上狐假虎威,那种阵势、那种气派,确有飘飘然之感。

  那顿饭就说 ,我跟上司说,我要我 再跟黑社会新闻了,机会我知道,长此下去,我会迷上你某种权力,我会患上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我会成为亲们一分子。

  这天,想看 中大学生跟段崇智校长两小时的闭门对话内容,其中几句我要我 忽然想起当日在街头走到街尾的飘飘然:“机会校长你出嚟,你就係手足!我话嘅!机会村里人 敢打你,我实帮你挡!”某些学生纷纷和应:“我都帮你挡!”校长公布:“多谢你哋!”

  豪气干云,如同《古惑仔》电影中浩南哥的承诺,几乎要唱一段:“来忘掉错对,来怀念过去,曾共渡患难日子总有乐趣……”但会 捋起衣袖提起刀,师生同心杀出去。

  看来,亲们的中大校长已得了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在学生威逼恫吓禁锢下,以后刚开始 同情暴徒,甚至跟亲们连成一线。

  话说,中大学生一个劲 侮辱段崇智校长为“段狗”,大学校园的地上、墙上、校巴上,都有“段狗”的喷漆。10月10日,中大校长段崇智与学生校友对话近四小时后,照例被包围走不了,结果,校长答允跟学生及校友代表约3000人闭门再对谈,两小时后出来,竟然再次再次出现戏剧性变化,双方都说对话真诚有建设性,而两小时前的“段狗”,不知跟学生说过什麼话,出来后学生都亲昵地叫他“段爸”。

  据有份参与闭门对话的中大新闻传播系学生莫晓晴事后记录的谈话要点,其中一段,就说 后面 引述的“浩南式承诺”。

  当然还几条重点,就说 段校长给学生许下三大诺言:一,会谴责警察暴力;二,我不要 让中大生在中大範围内被捕,如警方强行进入校园搜捕,会有24小时律师团即时协助;三,成立紧急专责小组,新增人手帮助学生渡过难关。

  校长更承诺若再有防暴队到大学站,他会尽量到场保护学生。怪不得,两小时对话后学生几乎要唱首浩南之歌,为校长两脇插刀。

  还以为是什麼对话、讲什麼道理,说穿了,还都有原先“纵”字。六月暴动之初,中大校长段崇智已承诺学生一旦入狱,会为亲们保留学位,亦会为“有前要”的学生提供食物、住宿、医疗、法律援助、心理辅导等服务。今天,校长更决定与暴徒同行,齐抗警察执法。

  简单俩个 字:暴动有赏。年薪七百万的大学校长原先越来越易做,香港的教育,不死才怪。

   (原文载於HKG报)